十年大赚850亿!养老金入市规模为何仍难达预期?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365体育

2020年的疫情并未对基本养老金投资运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在2017-2019年三年赚850亿的基础上,2020年投资收益将达到一个新的水平。

然而,投资收益的激增并没有带来投资规模的大幅增加。2015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余额只有4万亿元时,政府曾预计基本养老金入市规模可达2万亿元。现实是,未来五年,基本养老金累计余额一度达到6.2万亿元,但进入市场的资金仍只有1万亿元左右。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养老金司司长陈近日公开表示,受疫情影响,出台了减费措施,养老金委托投资规模增长面临巨大压力。一年来,协会与31个省进行了沟通,监管部门也通过正式发文扩大了委托规模。除部分省份外,大部分省份可以在2020年底前完成委托合同。

接受CBN采访的行业专家均表示,在社会保障费下调、国家统筹尚未实现、老龄化加速的大环境下,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入市增量不会太大。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扩大养老保险投资运营规模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实现全国统筹,让全国31个省的资金汇往中央,形成规模效应。2020年,全国各省都宣布实现省级统筹。从省级统筹到国家级统筹,既没有政策障碍,也没有技术障碍。

疫情拉慢养老保险投资“进度条”

根据国务院2015年8月发布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号文件,2016年基本养老金委托投资运营正式启动,社保基金作为目前唯一的受托人,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进行管理、集中运营和独立核算。

目前的委托模式是各委托省作为独立的委托人,根据自身实际情况预留一定的缴费后确定委托金额,分别与社保基金签订合同,进行固定期限、基于一定收益要求的委托投资。到期后,应先完成上一委托期的结算,然后根据支付需求选择是否进行新的委托。

截至2019年底,已有22个省与社保基金签约,委托规模10930亿元,占当年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余额的17%,并不是很高。

根据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发布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受托运营年度报告(2019年度)》,2019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收益663.86亿元,投资收益率9.03%。自2016年12月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受托运营以来,累计投资收益达到850.69亿元。

陈表示,2017年至2019年的年化收益率为5.58%,2020年的整体收入水平仍然良好。可以预计,如果加上2020年的业绩,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年平均投资收益率将达到一个新的水平。

虽然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从数据来看,2020年前三季度委托投资进展相对缓慢。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数据,截至第三季度末,已有24个省份启动了基金委托投资,仅比2019年底多两个省份。委托规模从1.09万亿元增加到1.1万亿元,收账金额不超过1万亿元。

疫情下社保费用大幅下调,是去年养老金投资低迷的重要原因。为了保护市场主体和就业,中央政府在疫情期间实行了“减收、缓缴”养老保险费的政策,企业缴费逐年减少

董登新认为,养老保险的“减免税”政策影响了当前养老金的收支平衡。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应该首先考虑保险支付,这将影响地方政府参与养老保险基金运作的积极性。

为了推动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投资和运营进程,2020年,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在2019年22个省的基础上,与31个省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进行了沟通,预计2020年除部分省不能签约外,大部分省都能够完成委托合同。

陈说,在委托规模方面,随着新委托省份的增加,

和城乡居民保新增的签约,2020年委托规模仍然是稳步增长的。

什么制约了养老金入市规模

疫情只是影响养老金运营规模的原因之一,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自2015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出台之后,业内就认为入市规模不会像官方预想的那么乐观,五年来的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

地方政府的积极性是非常关键的一个因素。华中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孙永勇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基本养老金投资运营存在一种内在矛盾,对于“有钱”的省份来说,养老金支付规模不大,做投资的动力不足;对于“穷”的省份来说,也没钱去投资,这两种类型的省份对于投资的积极性都不高,只有那些“有点钱又有较大支付压力”的省份才有动力去做投资。

“虽然富裕的省份存在养老金增值保值的压力,但对于政府来说,按时足额发放养老金才是第一要务,投资虽然有收益,但也是与风险相伴的,地方政府会权衡之间的关系。”孙永勇说。

董登新认为,虽然我国企业养老金累计结余有4万亿元,但分布并不均衡,大部分都是东部沿海和经济发达省份。对于累计结余的大省来说,这些资金都存在当地的银行,是属于当地的金融资源,在地方本位主义的影响之下,参与投资运营的积极性不高。

养老金支付压力也是制约养老金投资规模的一个客观原因。在“统账结合”的制度模式下,由于制度转轨成本没有得到及时解决,养老金支付压力逐年增大,各省份出于保发放的审慎考虑,只能将较低比例的结余资金进行固定期限的委托,这使得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实际开展委托投资运营的规模偏小。

陈向京也表示,截至目前,各省份都选择了理事会需要承诺保底的合同,同时各个省份收益波动容忍度还是非常有限的。如何在风险容忍度较低的情况下拉长投资期限,提升风险容忍度,获取较高的收益率对社保基金理事会来说确实是一个挑战。

提高养老金的投资效益是实现我国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一环。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认为,如果不考虑通过积累、储备和增值来建立真正可持续的养老金制度,必将在未来陷入老龄化的集体困境中。20年来,我国的养老保险资金一直处于低收益率的状态,这些长期基金难以分享到经济发展的成果,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去年末发布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20》建议,尽快推进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是深化养老金体系改革的重要措施。只有在全国统筹的基础上建立专业的定期精算报告制度,并根据精算结果实现缴付政策和投资管理的更好联动,才能促进基本养老基金形成适当的投资规模,并通过投资收益“反哺”养老保障支付,助力我国养老金体系的长期可持续发展。

(原标题:三年大赚850亿!养老金入市规模为何仍难达预期)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