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来股份买基金踩雷 手握14亿资金进入仍大举募资19亿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365体育

长江商报长江商报记者杜薇

正在推动股权变更的中来股份,引起了各方的极大关注。公司的财务运作比较奇怪。

1月10日晚,中来披露业绩预测,预计2020年全年利润为9000万元至1.15亿元,同比下降50%以上。

经营业绩大幅下滑,源于买入基金的“踩雷”。2020年,中莱股份斥资2亿元购买私募基金进行理财。基金持有的股票雪崩,使公司利润减少1.58亿元。

奇怪的是,早在2020年4月27日,中莱股份就申请赎回上述基金投资,之前保荐机构沈万红源也提出了整改意见。怎么还没赎回来?

今年1月7日,在踩雷之后,自然人李萍萍和李翔为公司投资基金1.5亿元本金和10%年化收益提供了担保。两个自然人为什么要提供担保?

基金持股尚未清仓,目前为浮亏。同样有些令人不解的是,中国所有的股票都计提了减值损失。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中莱股份的财务运作仍然可疑。近年来,公司有充足的货币资金,但仍在增加计息负债。

目前中莱股份正在计划增资,拟募资不超过19.12亿元。不缺资金。公司为什么要大规模集资?

充满疑虑的中国股票受到监管机构闪电般的询问。

与基金管理人是否有关联?

购买私募股权基金进行财务管理背后有很多迷雾。

公告称,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中来股份有限公司分四批对闲置的自有资金进行委托理财,同时向宏盛资产管理(深圳)有限公司分别认购龙腾第一私募股权投资基金3000万元和宏盛龙腾第四私募股权投资基金5000万元。 公司分别向深圳前海郑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凡投资)管理的季芳郑凡第一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郑凡顺丰第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认缴6000万元和6000万元,认缴总额为2亿元。

1月10日晚,中来有限公司发布了上述委托理财进展公告。1月4日下午,基金经理通过微信将基金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净值表发送给公司联系人。公司购买的基金产品2020年12月亏损1.587亿元,比2020年11月高出97.18%。截至2020年12月底,公司股票净值仅为461.05万元。

上述私募基金净值遭受巨大损失,主要是由于姬敏医药、柯荣科技、启信股份、姬伯医药的重仓。

怀疑药业是庄的股票。去年6月11日股价57.45元/股,去年12月31日13.52元/股,下跌76.47%。其中,去年12月16日至31日的降幅为67.65%。今年以来,姬敏制药的股价仍在下跌。

此外,柯荣科技和启新的股价在去年12月都大幅下跌,累计跌幅超过40%。

中莱股份披露,根据四款产品的基金合约,基金份额净值为0.85为警戒线,0.80为止损线,但四款基金均无止损。

其实风险早在去年4月就出现了。公告称,自去年4月起,中莱股份已通过邮件、微信、派人等渠道申请赎回上述投资基金产品。然而,仅在去年8月26日,它就从郑凡顺丰二号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获得了1983.52万元的赎回金额,相当于1840万元的认购金额和143.52万元的利润。

奇怪的是,该公司投资的四种基金产品都大量投资于姬敏制药,这导致了

据公开资料,李萍萍,1983年出生,北京郑锦互通资本服务有限公司董事,持有中科捷锐84%股权、深圳郑锦智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39%股权、深圳融泰汇通投资有限公司49%股权,曾担任中科捷锐、深圳融泰卧龙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法定代表人。

郑凡投资的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黄建杰持有100%的股份。注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有28只,大部分是股票型战略投资基金。

宏盛资产的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马

持股68%,宁海波持股32%,经备案的已发行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共有15只,基本为股票策略型投资基金。

上市四只基金为何重仓并“踩雷”的是上述四只疑似庄股?李萍萍、李祥为何要自愿为中来股份上述“踩雷”产品提供担保,二人与上述基金公司、基金管理人究竟有何关系?二人是否具备履行担保的能力?中来股份及其关联方与担保人、基金管理人等方面是否存在关联?

诸多疑问,有待监管部门进一步揭开。

资金充足为何频频借款?

除了投资基金理财“踩雷”诡异外,在财务运作方面,中来股份也很让人不解。

去年以来,中来股份持续谋变。从去年6月开始至10月份,短短四个月,公司三度筹划易主。最后的意向接盘者为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泰州道得)。泰州道得投资为国资背景的投资平台,实控人为姜堰区国资委。

根据约定,中来股份实控人林建伟、张育政夫妇拟将持有的部分股份转让给泰州道得,预计转让股权比例不超过5.7%股权。同时,还涉及中来股份定增及13%的股权表决权委托等相关事宜。

去年10月23日,中来股份披露定增预案,拟向泰州道得定向发行股份募资不超过19.12亿元。预计发行完成后,泰州道得将合计控制中来股份37.46%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

此事也有让人不解之处,林建伟、张育政股权质押率达97%、100%,其一致行动人普乐投资质押率为52.27%,且林建伟所持股份累计被冻结1047.80万股。在此背景下,为了完成易主,二人为何不多转让一些股权以获得资金解困?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中来股份账面货币资金为14.23亿元,同时持有1.83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期末有息负债(短期借款+ 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金额为18.97亿元,其中短期有息负债为16.83亿元。对比营业收入及营业成本等指标,公司并不缺资金。

资金并不短缺,中来股份为何还要大规模募资?而且,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短期借款为8.61亿元,2020年三季度末增至11.51亿元,短期借款仍然在持续增加。

与之相对的是,2019年3月,公司完成发行可转换债募资10亿元。一年后的去年4月,公司变更募投项目,新募投项目“N型双面高效电池配套2GW组件项目”的实施主体为控股子公司泰州中来。去年6月5日,泰州中来以1.01亿元募资置换预先投入的自筹资金。截至目前,募投项目年产1.5GW N型单晶双面TOPCon电池项目、N型双面高效电池配套2GW组件项目、高效电池关键技术研发项目投资进度分别为0%、31.71%、10.08%,进展十分缓慢。

募投项目推进不积极,资金充足情况下还要大举募资,中来股份是为了投资吗?

截至2020年9月底,中来股份主要涉及对外投资的资产约为3.75亿元,其中交易性金融资产1.83亿元、其他金融工具投资3200.00万元、长期股权投资1.60亿元。

中来股份还存在不少可疑之处,似乎存在信批违规情形。

公司资金充足仍然要大举募资,是否存在资金限制行为?1月4日就已经知晓基金产品“踩雷”,为何迟至1月10日晚才披露?如此种种,还有不少。

1月11日,受投资“踩雷”事件影响,二级市场上,中来股份以跌停报收,股价跌至9.50元/股,跌幅达20%,市值一天蒸发18.52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