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手机手机的惊喜“压力更大测试”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365体育

原标题:5G手机意想不到的“压力测试”

目前对于手机行业来说,芯片短缺呈现“纺锤”状态:制造工艺最高端的5G旗舰芯片和制造工艺相对较低但数量要求较大的元器件甚至缺货,今年也不容易缓解。

第一季度,新5G机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与此同时,许多制造商的高管指出,核心——高通骁龙888旗舰5G芯片缺货。

其实芯片短缺的整体原因比较复杂。除了这期间手机厂商的例行重点,这一次,晶圆厂商的工艺成熟度不同;一直库存低的汽车行业,很晚才意识到核心的缺失,现在正在反转顺序挤压需求;5G终端的元器件数量成倍增长,但领域多为低工艺芯片技术,不是晶圆厂产能大幅扩张的地方,等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方面了解到,目前对于手机行业来说,芯片短缺呈现出“纺锤”状态:制造工艺最高端的5G旗舰芯片和制造工艺相对较低但数量要求较大的元器件甚至缺货,今年也不容易缓解。中间区的筹码相对容易在后续阶段逐渐松一口气。

那么对于手机厂商来说,今年因为华为“放弃”了一些市场,行业份额窗口将不再仅仅是简单的拼产品、拼营销、拼渠道,还会叠加更深层次的供应链管控能力。

在这种背景下,该行业原本认为会给中小品牌带来的新机遇将不会轻易被抓住,因为它们对供应链的控制相对较弱。

2021年,5G终端广泛使用的时候,压力测试突然来袭。

“主轴”型铁芯缺失

行业共识和公众共识只有很大的V距离。

前几天,小米公司高管在社交平台上公开表示“今年芯片太短,极短……”一度将话题推向热搜。后来很多高端终端厂商也表达了类似的感受。这恐怕是近年来手机史上少有的。

realme副总裁兼全球营销总裁徐琪3月4日在新品发布会上表示,今年公司将采取“双平台双旗舰”战略,即同时采用高通骁龙8系列和联发科天极系列双旗舰5G平台,分别打造性能和形象两大旗舰系列。

在会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等记者采访时,徐琪坦言,今年,全世界都面临着核心缺失的问题。“我们正从两个方面积极应对。首先是提前规划好相关的芯片需求,提前规划可以缓解一些芯片压力;第二,我们采取的“双平台”战略也是一种积极应对的方式。我们通过产品特性选择不同厂商的芯片,减少对单个芯片的需求不足。”

徐琪向记者解释说,这种短缺是周期性爆发的,没有具体的中、高、低端的定义。但目前高端芯片肯定缺货,厂商需要有针对性的规划和备货。

他也认为,我们不要过于看好核心不足的缓解程度,做好持续到年底的准备。“坦白说,还是有小麻烦的。”“去年我们发现千元机芯片相对缺货,但今年看到千元机部分恢复,旗舰机型缺货。”

对位研究(Counterpoint Research)半导体研究主管盖新山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相对而言,成熟的制造工艺,尤其是电源管理芯片,已经缺货,目前无法解决。与4G时代相比,5G终端对电源管理芯片的需求是现在的两倍甚至更高,直接指的是目前8寸晶圆技术的短缺,这也是汽车工厂争相抢占的领域。

“供电芯片是结构上最难解决的问题,到今年年底可能解决不了紧缺问题。那么对于手机厂来说,就算有其他的核心芯片su

Strategy Analytics无线智能手机战略高级主管颜倩告诉记者,“据我所知,14纳米低端芯片的供应比5G高端芯片更紧张。”

她继续说道,手机行业的缺货情况远远好于汽车行业,各大厂商也会受到核心缺失的影响,但总体情况是可控的,但一些小厂商应该受影响更大。

“芯片行业的调整周期一般在6个月以上。随着国际环境调整下国内供应链的放缓,零部件短缺预计将在今年下半年或年底缓解。”隋倩说。

不过放眼全球,其实4G手机芯片会比5G更稀缺。

来自手机厂商的中层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目前只有5G终端在中国市场的部署有所加快,更大的市场范围其实在4G市场。相比之下,5G芯片会比4G芯片有更大的利润表现,导致以高通和联发科为核心的芯片供应商专注于5G芯片而不是4G芯片。

半导体行业人士向记者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目前,在东南亚、印度、中南美洲等市场,4G手机仍然是主流,但高通和联发科今年将主要关注5G,因为4G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未来

慢慢被淘汰,对芯片厂则意味着未来会成为死库存。据我所知,这两家厂商的7纳米4G芯片也在被积极抢占。”

整体来说,目前的手机行业缺芯呈现结构化特征。盖欣山向记者分析,目前次高端的芯片供应量相对足够,相信在年中后阶段会趋于相对稳定供需状态。

“次高端芯片主要包括联发科天玑1100和1200,高通骁龙765、870和716等,这类多在6-7nm制程,三星和台积电对此都已经处在产能控制得心应手的阶段。”他续称。

盖欣山认为,大约在9-10月,该领域的芯片会达到厂商的“安全库存”水位。但接下来的几个月,整体行业恐怕依然将迎来供需紧缺高峰期。

相对没那么缺货的,可能只在于部分功能环节。他告诉记者,例如在高端影像传感器部分。

伴随缺芯而生的,就是持续的涨价行情,即便是此前持续处在供过于求的存储器DRAM领域,都已经在持续火热。

这对手机厂商而言,要保证匹配公司策略的产品,但也要应对元器件成本的上涨,利润恐怕就会是接下来的难题。

手机厂商压力测试

即便是前些年间,规模偏小的厂商都曾面临创始人为手机缺货而公开致歉的行为,何况是如今。

这导致原本非常短暂被华为让出的份额,更大可能还是会流向更具量级优势和供应链前置管理能力的大规模厂商。此前行业认为小厂商可能获取的份额空间将十分有限。

不过相对成长历史较长的厂商,可能还会有变通之法。魅族就是选择与高通进行了更多绑定。从3月3日魅族发布的芯片可见一些趋势。

魅族没有采取厂商近期普遍采取的旗舰机分别采用高通+联发科的配置,而是将同系列的两款产品完全部署在高通骁龙888芯片之上;同时魅族与高通进行了强绑定,首发搭载了高通一直坚持主推的超声波指纹识别芯片,而其他主流厂商普遍采用的是国内厂商设计的屏下识别指纹芯片。

此番部署,可以让整体体量偏小的魅族,其芯片需求更集中。而对供应链而言,厂商更大的需求体量,无疑才会让他们更有供货积极性。

在接受采访时,魅族助理副总裁万志强也表示,公司对供应链的优势之一就在于,“供应商很看重是否可以让他们充分发挥价值”。

独立研发和运营的realme,其优势在于有OPPO的供应链支持。

徐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今年供应链缺货,在采购过程中,的确会面临价格相对更贵的情况。

“不过对realme来说,第一我们的品牌自诞生起就是轻资产式运营,在渠道、营销等方面都是这样的方式,因此我还是可以有竞争力的价格;第二是realme的供应链支持能力很强,能够获取相对有行业优势的成本。”

他坦言,对终端厂商来说,这更多会对公司的采购规划带来较大压力。“因为面对的不是单一芯片短缺,是缺一个都不行,需要对产品提前储备和规划,才能形成总量。”

不过他也表示,今年realme新品推出节奏会比较快,公司产品从芯片角度来说,提前一年就有了详细规划。“realme今年会比较有准备打中国市场的仗。”

虽然涨价已有一段时间,但缺货带来的价格或者利润表现目前还没有特别显性特征,更多可能只是体现在去年新机发布多在偏高端的高价产品有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取到Counterpoint统计数据显示,在中国市场,2020年第四季度相比2019年同期来看,500-800美元售价的手机份额有所提升,而500美元以下售价的份额则在下降。

该机构助理研究总监Brady向记者指出,“以我们目前的数据看不出因为缺芯造成终端销售价太大的影响。在去年各个手机OEM己经备有大量元件库存。所以应该不会这么快反应。”

对于今年的利润表现,隋倩并没有很悲观。她向记者分析,其实整个行业随着整合的加剧往头部集合,利润主要被苹果和几家有限的安卓厂商控制。2020年虽然整体智能手机市场表现低迷,但整体利润率反而上升了,主要是苹果的拉动作用。今年这个趋势很有可能会继续。

“去年整体行业的变化是低端和高端都有增长,反而是中阶价位有被低端和高端压缩的趋势,今年这个趋势可能还会继续存在。我们预测今年全球智能手机批发价格会上涨8%,到接近300美元的水平,主流厂商都会有价格上涨的趋势。”她续称。

(作者:骆轶琪 编辑:李清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