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随心飞从用户“毕业后”,9成想再依然“保研”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365体育

原标题:第一批自由飞的用户“毕业”,90%不想继续“保研”

中新网1月16日电(张旭)2020年,“用心飞”产品成为航空旅游行业的一大亮点,引起了关注和抢购,也引发了诸多争议。首创“用心飞”的东航在其年度总结中写道:“恭喜你第一次用心飞。毕业快乐。”

第一批“用心飞”用户是什么体验,会购买新版“用心飞”吗?想买更便宜的“免费飞”的用户能等预期折扣吗?

飞行21次,节省11590元

去年研究生毕业的赵珈琪向记者展示了他的成就:“我的旅行模式是每两周出去一次,这样我就可以休息了。《自由飞翔》2020版一共飞了21次,APP显示我存了11590元,已经退了。”

APP显示,赵嘉奇2020年“随心飞”共飞行21次,节省11590元。受访者供图

赵珈琪将于周六上午出现在机场,早上7点登机,前往目的地城市两天一夜,周日下午飞回广州。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旅行最大的意义就是能和女朋友一起看到更大的世界。“我和她各买了一张‘免费机票’。前几周她在北京,我在广州,周末会飞去北京找她。她九月中旬来到广州,我们开始一起计划我们的郊游。目前有很多地方可以去,比如上海、成都、昆明。”在朋友圈里,每当赵珈琪去一个地方,他都会和他的女朋友合影,当他们一起散步和停下来的时候,他觉得很甜蜜。

“自由飞”用户中有很多这样的异地恋故事。比如和老公异地工作的钱蓓蓓说:“有了‘用心飞翔’,我和老公前一年见过两次面,每个周末都能见面。如果今年能当妈妈,宝宝的外号就叫航航。”

旅客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扫码办理登机手续。 殷立勤 摄

目前2021版《用心飞翔》将持续到2021年6月底。钱贝贝购买了航空公司2021版的“用心飞”产品,打算继续飞下去。但赵加积仍在观望,而不是立即观望。

“我了解了2021版的《用心飞翔》,感觉不太值得。因为排除春运高峰,一个月左右的机票是不可能换的,基本是三月份开始的。我和女朋友打算下半年买,不知道当时有没有这样的优惠。”赵珈琪说。

“我去了很多不打算去的地方。”

作为一名旅游爱好者,徐晶晶选择了南航快乐飞行。说起这半年来的经历,徐晶晶最大的感受是:“回到这本书没有问题,如果不买‘快乐飞行’,很多地方短期内可能去不了,而‘自由飞行’产品对促进旅游业确实有效。”

16s/460/w700h560/20210116/c279-khstaxs7000307.jpg' alt="徐晶晶在雪场滑雪。受访者供图" />

徐晶晶在雪场滑雪。受访者供图

“一开始买的是东航‘随心飞’,但是只能周末飞,满打满算也只能待一天半,对我来说限制比较大。”徐晶晶说,“而‘快乐飞’改退甚至比之前自己买票还方便,秒退而且没有手续费,这样可以先占上比较难抢的票,不出行的话,再退票都可以。要是自己买票,一般不敢这么干。”

不过“快乐飞”也有自己的限制。“最多只能定3段未出行机票,要提前四天定,提前四天退,热门航线要提前抢票,这个需要自己提前规划好线路。”徐晶晶说。

徐晶晶最近的一次飞行是前往哈尔滨滑雪。“之前没有‘快乐飞’的时候,我冬天一般就待在崇礼的滑雪场。不得不说,冰雪之城的体验还是要好很多的,那边的滑雪气氛更浓厚。”

新的“随心飞”老用户还会买吗?

根据东航2020年12月31日公布的数据,2020版随心飞用户中有大约10%购买了2021版随心飞,东航称这批用户“保研”了。没有“保研”的用户,他们怎么看?

去年只飞了四个城市,勉强回本的沈女士表示,今年没买主要是因为没有时间。“互联网公司比较忙,今年转岗之后加班更多。之前有个朋友约我去打宫颈癌疫苗都没有时间,更别提周末出去玩了。现在我的周末只想躺着,像去年那样,每次都把夜熬穿,真的搞不动。”

飞了14次的马思宇今年也没买“随心飞”,“一是累,二是没有收获太多东西。每次出去都得六点起床,到周天晚上十一二点到家。但这样也就能待一天半,走马观花并没有让我得到多少东西,以后还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慢慢来。”

据徐晶晶介绍,她有同事买了“随心飞”,结果没什么假期,而且同事自身出行热情不太大,加上疫情影响不太敢走动,“他的随心飞就亏了”。

“这个同事没时间出去,估计不会再买,我在的旅行群里有人因为时间变动没去坐订好的航班,触发相关条款,‘随心飞’直接作废。我自己也没买2021年的随心飞,一是因为上半年要好好工作,二是疫情反复,三是我的需求主要是出去滑雪,上半年要过了2月才能兑换,雪季都过了。”徐晶晶说。

下半年,还会有“随心飞吗?

民航专家綦琦对于“随心飞”产品的意义持正面态度。“‘随心飞’是在疫情突发,航司正常预付票款现金流断裂的情况下的非常之举。其实质不是机票,而是打包权益类产品。东航2020年率先推出‘随心飞’后,其它航司以各种产品名目跟随推出类似产品。用户有了‘1次购买、N次飞行’的消费获得感,航司可以回笼的现金流,可谓双赢。”

綦琦同时指出,“随心飞”产品最大的问题,是稀释了航司的利润空间。“比如东航的上海-拉萨航线,一票难求,大部分是产品兑换销售,降低了航司盈利能力。因此,各航司应该进一步优化产品使用条款,在推广营销前讲明白使用规则,避免不必要投诉。”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增加现金流,航空公司纷纷拓展产品线。如,东航在“随心飞”基础上推出了“随心住”“随心行”“随心食”“随心购”等一系列出行产品。南航也在“快乐飞”的基础上,推出了包括“快乐行”“快乐住”在内的套餐。

除了针对时间、空间进行不同的产品设计,“随心飞”产品还瞄准了不同的群体。春秋航空和吉祥航空都推出了“儿童畅飞卡”,希望吸引到更多的亲子家庭一起出游。国航则推出了“青春权益卡2.0”,服务消费力强的年轻人群体。

目前航司新的“随心飞”产品使用期限是上半年,在诸多优惠加持之下,不少用户关心的是:下半年还会有“随心飞”类产品买吗?

綦琦认为,“‘随心飞’产品成立的逻辑是航司一定要有低成本的座位供给,相关权益产品才可能在财务报表上有所收益。疫情之下推行‘五个一政策’,大量宽体客机停飞,为航司提供了充分的运力。国际航班一日不恢复,‘随心飞’产品都有其推出的空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