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医生们一脸恨铁不成钢,肚子疼成因为了还吃馄饨?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365体育

原标题:外科医生恨铁不成钢。肚子疼成这样还吃馄饨吗?

原永果壳病人

8月下旬,准备出差去延安上课,订了往返机票,出发前约好周一做核酸检测。我以为一切都准备好了,但是周五的感冒毁了一切。

感冒,胃动力不足?

周五上班感觉身体不适,回到家没多久就发烧,感冒,肌肉酸痛,跟普通感冒一模一样。我当时没吃什么药,觉得还是睡觉比较好。

第二天,妈妈去药店买感冒药,被店员要求登记身份证号码和地址。回来后她开玩笑说,如果我不发烧,就会被“抓”成疑似病例。到了晚上,烧好像退了,但是另一个症状越来越严重:上腹疼痛。大概是因为最近妈妈来照顾我,每天吃的太好了,所以给自己开了莫沙必利。

吃药后没有好转,疼痛开始转移,小腹开始肿胀。感觉肚子里有一个巨大的气球在来回走动,走到哪里它就升到哪里.

周日疼痛的频率增加了,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会不会是阑尾炎?”但是查了一下急性阑尾炎的典型症状,感觉不是很像。另外感觉发烧好像已经好了,周一要去医院做核酸检测,就坚持多一天,周一预约了消化科的号。

那晚疼痛越来越剧烈,一夜没睡,但直到那时,我才觉得大不了是肠胃炎,我是个输了点液的女人,延安还在等我。

医生恨铁不成钢,所以疼成这样还吃。

第二天一大早,就稀稀拉拉了,更坚定了我对肠胃炎的“诊断”。我老弯着腰去医院(疼得站不起来)。消化科人满为患,排队的时候抽时间做核酸检测。给我安排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医生咨询后开了检查。

做b超的时候不知道医生怀疑什么,前后左右探查了右下腹部近10分钟。那种温柔让我觉得是超声波里时间最长的一次。

血常规结果先出来,白细胞高,炎症毋庸置疑。因为b超结果要到下午才能出来,我妈建议出去吃个饭。本来我是反对的,忍不住“难受就吃点东西”的劝说。吃了半碗馄饨,我真的“听了老人的话,在我面前吃了苦头”。

下午拍了b超结果,上面写着“阑尾增大(?)”,我的心一下子有点空了,医生看了看说:“阑尾炎,你该住院了。”我和妈妈试探性地问:“医生,你能给我一些液体吗?”医生冷笑道:“你去挂个普例外,让外科医生看看。如果他说你可以保守,再来找我。”

直到这一刻,我还是有点幻想,挂了手术号。医生看了结果,问什么时候出现症状。越清晰越好,我说周五晚上7点左右发烧。医生让我侧卧,然后站起来做了几个动作,比如触诊,叩诊。

“你最后一次月经是什么时候?有没有可能怀孕?”“绝对不可能。”“嗯,99%阑尾炎,对你来说快72小时了,赶紧做手术吧,最好今晚就做,全麻,你最近一顿饭是什么时候吃的?”我和妈妈都被这不容置疑的语气震惊了。“刚吃完,快1点了。”医生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疼成这样你还吃吗?吃了多少?”I==| |

图片维基媒体

没等我再提起输液,卡卡医生就开始打电话:“麻醉,一个中午吃了七八个馄饨比较快的人,今晚能麻醉吗?”嗯哼,不能推迟。”“病房有女床?今天需要开一个阑尾炎,四点半以后就有了。哦,什么3 1,好吧,让我快点做。”医生抬起头:“你得住院。根据现行规定,你应该检查

最后轮到我了,惊呆了,说“我刚做完核酸,下午4点多了。”。“哦,那太好了!”医生兴奋地跳起来,打了几个电话,“算了,你妈还要做核酸,免费的,还要做个肺部CT。还需要检查生化、心电图、腹部CT”。

我弱弱地问:“医生,这个可以保守治疗吗?”医生带着厌恶的表情回答:“你来晚了,怎么这么保守?你将来可能想要孩子。阑尾炎复发怎么办?”

我去抽血的时候,医生很认真的跟我妈确认,“你是她妈吗?”确保你没有怀孕。妈妈说她很确定自己没谈过男朋友(我妈独唱的本质被出卖==)。

上次幻想做了腹部CT,结果写的很清楚:符合阑尾炎改变和盆腔积液。

幻灭,住院

我不得不拿着核酸阴性报告去住院部办理“入住”手续。我量了37.4c的体温,原来这几天热度没有降下来。

一个护士姐姐带我去更衣室准备皮肤。直到那时,我才发现手术是不可避免的。我赶紧退了票,告急走人,我妈则飞奔回家打车去医院取东西。当时觉得应该是“小手术”。我也让我妈带了很多书和电脑,我打算住院期间不耽误任何事情。事实证明,在“想太多”这件事上,我今年做得最好。

然后是术前对话和签名。外科医生都是男的,把我中午吃的馄饨吐出来。我能听到电话那头的麻醉师也在抱怨,这让我很尴尬。

晚上8点,医生带我们母女去手术室。我换了手术服,光着身子上了手术台,静脉插了一管。我迷迷糊糊的,想着我29岁的农历生日就要在这么高级的无影灯下度过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进去之前医生说手术最多两个小时。晚上十点半,我没有离开手术室。我妈开始紧张,我爸也不帮我。他一直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出来了。

腹腔镜阑尾切除术的创新理念

“你女儿没跟我们说实话!”

漫长的等待持续了四个多小时。晚上12点,外科医生终于端着一小盘人肉(我的阑尾)出来了。他看到我妈就说:“你女儿没跟我们说实话!”我妈打了个寒颤:“嗯?”

医生接着说:“这不是三天阑尾炎,至少一周,还是她之前得过阑尾炎。内心太糟糕了,好几次都差点放弃。但是做手术是对的。如果不做,很难摆脱炎症。另外,我得跟你说实话。如果有一块0.5厘米,我真的看不出是肠还是阑尾。如果真的是阑尾,就算再发炎也是输血。顶多小手术就可以了,不过这也是最早的。三个月后。”

医生转身回到手术室,徘徊了半个多小时,医生把我推回病房。然后护士给我做了液体,氧气,心电图监测。医生凌晨一点来看我,特意嘱咐我以后三天不要吃不要喝。真的口渴的时候,我用棉签蘸了蘸水,擦了擦嘴唇。

在我完全清醒之前,我有一种大喊“我要停止痛苦,掐死我”(妈妈,太可耻了)的印象。护士无奈的跟我妈解释,她刚加了止痛药。问了医生后,她给我肌肉注射了杜冷丁。打针翻身的时候惊恐的发现右小腹有一根手指粗的引流管。我动了一下,血就倒进了管子里。

疼痛来自四面八方。杜冷丁后只睡了一个多小时。药吃完了,我又醒了,护士死活不肯再给我吃药。

抱着引流管,拎着引流袋,我以魔鬼的步伐在走廊里摩挲

全麻后第一个困难是排尿。之前因为骨折,好的“躺尸溶手”方案并不顺利。感觉很痛苦,很累,很压抑,几乎崩溃。最后用毛巾在肚子上热敷,最后尿了出来(后来才知道全麻2小时以上一般需要提前插导尿管,所以用的是我积累的性格)。

第二天一早,护士巡视房间,护士长说术后6小时到地面,防止肠粘连。“过来翻个身看看你的屁股”,我呻吟了一声,护士长喊了一句“看红的,不能一个姿势躺着”。

不久之后,医生威武地来到了病房。外科医生笑着说:“差不多花了4个小时。我的手今天疼。你的炎症太重了。幸好我做到了。”另一个高大帅气的医生转身离开病房,咔嚓一声:“你,你赔钱的时候遇到了师傅,你看你的引流袋是400 ml。”

术后第一天:引流管、引流袋、腹腔镜三孔

这个时候每次带液挂移动,插引流管,都感觉引流管在撕裂伤口,肋骨肩膀也像被砸了一样疼,不停的抽冷气。后来问了医生,才知道这是腹腔镜手术时腹部注射二氧化碳造成的“气腹”后遗症。理论上,手术后两三天就会消退。

为了防止肠粘连,我用尽全力从床上搬下来。我妈一手拿着输液棒,一手抱着我。我一手拿着引流管,一手拿着引流袋,以魔鬼的步伐在走廊里蹭来蹭去。我以为是“小手术”,没想到在楼道里走来走去,汗流浃背,气喘如牛。

手术后的第三天正好是中医节。住院的时候就知道医疗不容易。我专门做了一个朋友圈,感谢他们的努力。

术后第三天同一作者提供的照片

伴随我走遍大半个世界的“肚子疼”原来是阑尾

住院的日子极其简单。每次医生问大便,是不是精疲力尽了,是不是排便了,是不是稀了,是什么颜色,多少次,等等。什么是羞耻?不存在的。两天后,我就可以不用心跳回答问题了。如果外科医生不在,我会被天团的帅哥吐槽“你拖的太多了”“你忍的太多了”“割一个阑尾比别人割一个肠还费劲”,让我觉得很尴尬。

最痛苦的日子过去了,我终于有精力去想:我这种人吃饭从来不蹦跶怎么会得这种病?就在我妈提到医生确认她没有怀孕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不是我第一次因为胃痛被问这个问题了。

2008年大学第一学期“肠胃炎”因“水土不服”导致反复发热一个月,服用退烧针和消炎药抑制;2010年留学美国,晚上因为腹痛打了911。在急诊科输了一大包液体后,医生诊断为“不明原因肠胃炎”;2017年在深圳工作。有一天同事因为腹泻呕吐腹痛送我去医院急诊吃消炎药。后来疼痛停止了,第二天又去上班了。

每次医生问我是不是怀孕了,我都没有做超声波,也没有真正找到病因。回想起医生说的“我得阑尾炎至少有一个星期了”,我突然意识到,我带着十几年走遍大半个世界的胃痛,原来是阑尾引起的!这一次,病根终于根除了。

不可保留的留置针

术后第四天,我的烧终于退了,由“气腹”引起的肩肋疼痛也消失了。医生允许我吃流食,液体终于少了一点。

手术当天持续挂液23小时,然后连续3天每天流失13~15小时。而且有好几种药物对血管有刺激性,能承受的血管我都承受不了

由于皮下渗出,左、右两臂肿胀出一个“卵”,有几处轻微静脉炎。手背和小臂到处肿。最后换成一次性小针,还尝试了冷敷和热敷,聚砜粘多糖乳膏和硫酸镁溶液绷带。多管齐下的方法也很有效。

每天吃一根留置针|图片由作者提供

拔出管子,感觉你的身体被抽空了

拿引流管的那一周,我不得不问“今天能拔管吗?”在许多良好体征的指导下,如经彩色多普勒超声证实无积液,血象基本恢复正常,无发热等,医生终于同意拔管。当时我高兴的跟我妈说,我把这个磨妖精带走就可以跑了,更别说到处走了!我真的想多了.

拔管前我还大嘴问:“这个引流管能不能拿回去留作纪念?”医生茫然的看了我一眼:“纪念什么,这是医疗废物,不能带走。”

他撕下胶带,先拆下固定管子的缝线,然后拿了一把镊子开始拔。感觉像在拉肠子。我忍不住尖叫出来。中间一堵之后,医生拧了一下管子,然后用尽全力把它拔了出来,又发出了一声惨嚎。

拔管记录的“纪念”,照片由作者提供

刚拔完管,我就放心了。我还有心情让我妈手里拿着管子照张相,做个腹内长16 cm以上的手势。然后,我的下背部剧痛。我觉得我的右肾被抱在床上。我妈赶紧去问医生。

医生说很正常,毕竟长管在体内这么久了,然后叫护士开了止痛剂。吃了药,我用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恢复过来。那天下午我感觉好多了,终于可以自己上下了。

预期流量

拔完管,本来还盼着出院,医生却说:“不用担心出院。腹腔感染应该得到控制。出院后两周你太重了,不能去上班。阑尾虽然切除了,但不要留下任何后遗症。以后胃不好也麻烦。”看到我失望的表情,他压低了声音。“你将来可能还有孩子。这次要好好保存。不要把任何问题留给未来。”。

医生说完后,我妈就同意了,虽然一切都在好转,但是我一天拉肚子六次以上,明显还没好,就继续活了几天。当我整体情况好转,血检结果都正常的时候,医生终于同意我出院了。

出院诊断书上写着:急性坏疽性阑尾炎、阑尾周围脓肿、急性弥漫性腹膜炎。

终于知道“堵”了好几天的阑尾炎叫什么了。网上很高兴的发现是属于重度阑尾炎。如果医生没安排整齐,或者周一早上没做核酸检测,再耽误一个晚上可能就完全穿孔了。

积液消失,最终痊愈

出院一周后,大便终于恢复正常。术后三周,主任复查彩色多普勒超声,发现仍有积液。我说是坏疽性阑尾炎,周围脓肿,弥漫性腹膜炎。旁边的医生忍不住叹了口气,我有点得意?(不,我没有)

看了结果,外科医生说要慢慢来,继续吃几天抗生素,多注意饮食,不要剧烈运动,两周后再检查。

临近两周的傍晚,突然感觉右小腹有压痛,睡觉时疼痛加重,一夜没睡,吓得第二天去挂号做普外科。血常规显示白细胞比上次高很多,超声科主任说内伤明显愈合,但积液比上次多。外科医生解释说,这是炎症加重引起的疼痛。他只能更加注意休息、饮食和压力。他可以去康复科做理疗,多施加热,开一盒抗生素。

手术后两个月,布洛

现在回想起来,难受的时候一定要及时就医。说实话,在“新常态”疫情下看病住院确实很麻烦,但这不是耽误的理由。其次,影像辅助诊断真的很重要,不要擅自诊断,不然耽误病情会比较麻烦。

最后,感谢医护团队,领导同事,老师同学,亲戚朋友给了我很多温暖(有红包,炖汤,牛奶,花束……),最重要的是,感谢疲惫的妈妈。

医生的评论

张书旗|北京安贞医院普通外科副主任医师

急性阑尾炎是手术中最常见的腹痛。如果是典型的,诊断不难。如果及时治疗急性阑尾炎,预后良好。病情延误,可能出现严重并发症,少数人会出现阑尾穿孔。我国急性阑尾炎发病年龄刚刚20~39岁。

阑尾腔梗阻和继发细菌感染是急性阑尾炎的主要原因。作者可能因为上呼吸道感染的细菌通过血液循环进入阑尾壁而得病,发热后出现典型症状:持续性腹痛,多位于中上腹及脐周,数小时后转移至右下腹。之后加重为持续性剧烈疼痛,提示作者已发展为化脓性或坏疽性阑尾炎。腹泻的症状是脓性渗出液流向盆腔大肠外围,刺激肠道渗出液增多,加速排出。

需要注意的是,阑尾动脉是末梢血管,与其他动脉的侧支吻合较少。一旦发生栓塞,会很快造成阑尾壁坏死穿孔。因此,必须及时控制阑尾感染或进行阑尾切除术。所以,一旦发现疑似急性腹痛,就要尽快就医。作者这种“自我忍耐”的做法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并且一旦发病,72小时后包括小肠、盲肠、网膜在内的周围组织会汇聚,将炎症区包裹粘连,造成阑尾周围脓肿。手术容易损伤肠管,阑尾不能完全切除,甚至造成肠瘘等严重并发症。

如果腹痛、压痛、白细胞和中性粒细胞分类增加是典型的,就可以明确诊断急性阑尾炎。由于作者是育龄妇女,在鉴别诊断时需要详细询问月经史,以排除输卵管妊娠破裂、卵巢囊肿蒂扭转、卵泡或黄体破裂、急性盆腔炎、急性输卵管炎等妇科疾病。宫外孕常可引起大出血,危及生命。

近年来,腹腔镜阑尾切除术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排除腹腔镜手术禁忌症后,是首选。但就笔者而言,反复病史会造成局部严重水肿和粘连,且内镜技术有限,手术难度大,易发生并发症。所以术后常规放置腹腔引流管,一般24~72小时取出,视脓液量而定。

术后及早下床活动,促进肠蠕动恢复,防止肠粘连。对于弥漫性腹膜炎患者,如作者,患者应处于半仰卧位,禁食,胃肠减压,全身应用抗生素和静脉输液。

在当今繁忙的社会环境中,健康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身体的报警信号也不应该被忽视。我们必须按时就医和体检。

个人经验分享并不构成诊疗建议,也不能代替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果你需要看医生,请去正规医院。

作者: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