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委员热议反垄断, 具体建议加强互联网品台 数据结果竞争规制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365体育

原标题:代表委员建议加强对互联网平台数据竞争的监管

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全国会议报道组张雅婷王军北京报道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重构了每个人的日常生活,网络汽车改变了出行模式,社区团购对“菜篮子”产生了影响,平台数据描绘了清晰的消费习惯.占统治地位的平台巨头对个人生活影响很大。

2020年,国内外对互联网企业反垄断的立法、执法和监管仍在继续,平台经济合规发展成为一个重要问题。《〈反垄断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 2020年初公布,在互联网运营商市场支配地位的基础上增加条款;同年12月,相关平台企业受到反垄断处罚;今年2月7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发布.所有这些都释放了强烈的反垄断信号。

反垄断成为今年两会的热门话题。很多代表从立法、数据监管、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提出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互联网巨头利用低价倾销排挤竞争对手,在最终的“赢家”中赢得了较高的市场垄断地位,这将损害中小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利益。建议平台利用垄断地位发动“价格战”。

现状:互联网行业容易迅速形成垄断地位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金泰律师事务所主任皮剑龙表示,数字经济已经成为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等传统经济之后的一种新的经济形态。但他指出,在数字经济时代,市场竞争的性质并没有改变,数字经济时代的企业容易形成垄断优势,相互逐利必然导致垄断倾向。

对此,朱也表示,互联网行业由于自身的行业特点,很容易迅速形成垄断。

他讲了自己的亲身经历。“以前网络车刚出现的时候,有巨额补贴,比出租车便宜多了。但这个行业兴起后,发现网络车公司合并了,成本有时候比出租车还高。”

去年很多互联网巨头安排社区团购,资本“烧钱”挤出市场,也引起争议。

据朱分析,平台大力补贴,吸引用户使用社区团购APP购买生鲜,挤压线下零售厂商的业务空间。一旦巨头拿走业务,农民进城的就业机会和就业选择是有限的,会涉及到民生问题。

“当社区团购创造出新的行业巨头时,占据垄断地位的企业就会开始收获成果,价格会上升到和线下购物一样甚至更高的价格。”朱烈宇说。

在朱看来,这些互联网巨头正在改变着传统的商业竞争环境和经济规则。最常用的商业竞争模式是“价格战”——,帮助企业在短时间内积累用户,实际上是低价倾销,排挤竞争对手,抢占尽可能多的市场份额。在这种竞争模式下,“赢家”往往会获得高度的市场垄断,损害中小经营者的利益,最终损害每一个普通消费者的利益。

对此,朱建议,互联网巨头应通过使用垄断价格补贴来打击不正当竞争。

难点:现有数据监管机制跟不上行业发展

垄断的背后是数据之争。

“大型互联网平台企业利用庞大的数据和用户场景,恶意阻碍其他市场主体的发展,侵犯消费者数据主体权利、公平交易权利和知情权。各种限制竞争和不正当竞争并不少见。”全国政协委员、重庆京生律师事务所主任彭静认为,现代互联网企业竞争的基础在于数据竞争

然而,现有的数据竞争监管机制存在监管部门之间缺乏合作与联动、互联网平台企业合规体系滞后、监管措施无法跟上数字经济产业发展等问题。

-L"> 立法建议:尽快制定数字经济促进法

“现在已经步入数字经济时代,中国是数据大国,很多技术走在前端,但是系统性的立法尚未建立,宏观方面仍缺乏指导,很可能造成数字经济畸形发展。”皮剑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他建议,尽快制定数字经济促进法及其相关法律法规。从而构建数字经济发展生态系统,打破制约数字化生产力发展和数字经济生态系统建设的政策障碍和体制瓶颈。

彭静则更聚焦于对加强数据竞争行为规制。她建议,加快个人信息保护法立法进程,在维护国家数据主权、企业合法数据资产权益前提下,在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基础上增加数据可携带权内容,细化个人信息处理者必须履行算法说明义务的具体场景及其监督机制。

并且,针对金融、健康、教育、通讯、营销等特定行业与领域,制定相关数据竞争监管行政法规,落实监管责任主体,厘清监管职责,整合监管资源,加强监管协同,统一监管尺度,形成高标准市场体系要求的互联网平台监管组织体系;针对不同类型、不同技术经济特征的互联网平台,分类设计监管机制和模式,实现分层次精准监管。

消费者维权:建议授权检方提起反垄断公益诉讼

除了立法保障的建议,朱列玉还建议从司法层面为消费者维权。

目前,我国反垄断体系以行政执法为主,在诉讼制度方面对抗市场垄断行为只能作为私益诉讼提起。他认为,这对于消费者和小商户来讲,无论是证据收集还是诉讼负担上,都无法与垄断企业抗衡。

但在朱列玉看来,对互联网侵害消费者的行为进行维权,又是确有必要的——“如果打赢了官司,胜利的不仅是某一个人,可能是成千上万的消费者受益。”

因此,他今年两会上带来的建议之一,即是授权检察机关对利用市场垄断地位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提起公益诉讼。

他解释称,检察院是国家的公诉机关,代表着社会公共利益。《反垄断法》的立法目的小到维护消费者利益、大到维护市场经济秩序和社会公共利益,与检察机关维护公共利益提起公益诉讼的法律定位不谋而合。

“检察机关提起反垄断民事公益诉讼,是对反垄断执法力度不足的有益补充,且在人、财、诉讼能力方面都具备基本条件,也可以作为更具威慑力的机关来监督反垄断执法机构的执法,更好地保障消费者权益。”朱列玉表示。

(作者:张雅婷;王俊 编辑:周上祺)